好一场酣畅淋漓的“雷雨”——试论韩军《雷雨》课“观戏与解文”统一的教学形态(1)

好一场酣畅淋漓的雷雨

——试论韩军《雷雨》课“观戏与解文”统一的教学形态

江苏省常州市三河口高级中学    卓立子    邮编:213115

电话:13776808929       邮箱:zhuolizi5008@163.com

[摘要]《雷雨》是一部动人优秀力作。作为动人的戏,教学要指导学生“观戏”;作为优秀文本,要引导学生“解读文本(下简称“解文”)”。“韩军《雷雨》课”1(下简称“韩课”)以“周”字贯穿教学,梳理情节,阐述人物,描绘命运,概括主旨,终抵“神秘”。“韩课”较为恰当地处理了戏剧教学“观戏”和“解文”的关系,课堂蕴藏的“观戏与解文”统一的教学形态是值得借鉴、学习和思索的。

关键词:韩课   观戏与解文     教学形态    课程意识

戏剧家李健吾说“《雷雨》是一出动人的戏。”2,《雷雨》有其作为“戏”的独特结构方式和情节展开方式;《雷雨》用戏的特定方式营造了人物关系体系,塑造了鲜明的人物形象,表现了丰富复杂的人生。郭沫若说“《雷雨》的确是一篇难得的优秀力作。”3,《雷雨》作为剧本最大程度地运用了形象思维美学创作原则,其重故事、重性格、重内心世界的的揭示,剖析人物灵魂的奥秘,在有限的时空中,表现广阔的人生,深邃的主题。因此,《雷雨》教学,既要指导学生“观戏”,也要引导学生“解文”,如何处理“观戏和解文”的关系,实现二者之间的统一融合,就成了判断戏剧教学成功与否的重要依据。

课堂是构建教学形态的行动研究。“韩课”教学基于剧本体类特征,依据课堂情境(时间、地点、学生起点等),遵循师生活动规律(教与学的关系)等,恰当地处理了课堂“观戏和解文”交杂进行的问题,基本实现了二者之间的统一融合,其课堂蕴藏的“观戏与解文”统一的教学形态值得借鉴、学习和思索。

一、“韩课”中蕴藏着“观戏与解文”相统一的教学形态。

1、剧本有韩课指导学生课堂观戏

《雷雨》营造了特定人物关系体系,塑造人物是戏剧文学的中心,剧中人与人之间的性格冲突是典型化了的社会生活矛盾在剧中的体现,戏剧本质上讲是通过人物性格冲突产生推动戏剧情节的动力,表现丰富复杂的人生;《雷雨》独特的结构特征和情节展开方式,即指人物与人物之间,人物与环境之间关系引发的一系列具有因果关系的生活事件的组合,其包含着剧作者的思想流向和感情倾向,揭示着潜藏在生活中发人深思的本质。这一切需要观戏者观出其动人之处。

(1)“韩课”指导观戏”原则和方法。

①“观戏”要着眼于戏剧整体。

“韩课”课堂伊始提醒学生:“现在上《雷雨》,大家读过全剧了吗?全剧八个人物,他们之间的关系,四幕剧的情节,都必须明白,有不明白的吗?”。课之初就明确了观赏戏剧整体阅读的重要性。接着,讨论周朴园究竟是好人还是罪人,一是显性地讨论周朴园的两桩罪,以及他悲惨的人生结局,得出《雷雨》是悲剧;二是内蕴穿插讨论周朴园的家庭关系,各个人物的命运,进而解读出生命的无常,人生的悲弱。这样从整体上指导学生观戏,对剧情的复杂丰富,对人物之间、事件之间复杂的因果关系作了整体俯视。

着眼于戏剧整体观戏指交叉按照戏剧时间延伸,逻辑进展等观赏戏剧内在结构、内在情节、内在人物关系等。这种整合观照过程,是对戏剧结构的分析理解,是戏剧整体的归纳和概括,所谓“站在高处看山峦,立在远处识沟壑”。它使“观戏”过程由混沌到清晰是紧抓住线索、纵向横向性“观戏”的逻辑起点,引导“观戏”向纵深处迈进。教学时间节约,教学效果高效!

②“观戏”要紧抓住一个线索。

“韩课”以“周”字为线索,阐述人物,描绘命运,使观戏走向深入。父子罪行周期性复发;母女命运周期性循环;周是起点和终点的重逢:恋人重逢、“父”女重逢、父子重逢、兄妹的重逢、言行兑现;周是生命的怪圈,生命的锁链;父子周旋;周朴园人生全力周旋,鲁大海命运狼狈周章等等。

紧抓住线索观戏是指观戏过程中以线索推进教学,观戏在井然中却开展着自由阐发,重在体验、重在过程,力在组合,观戏之观是独特的这一个:以线索观戏,戏之情节内容毕现,可尽戏之独特风流;以我观戏,戏皆着我色彩,思考观察则观者与戏之本质内涵一体。利用涵咏式诵读,体味式感受,体验式参与,对话式交流等多样手段,独特的戏,独特的审美体验铸炼独特的审美情趣,所谓“只缘身在此山中,远近高低各不同”。

③“观戏”要纵向横向性联系。

观戏不应被戏剧故事的时间顺序挡住了双眼,在整个戏剧情节链条中,前一事件或人物活动都是造成后一事件或人物命运的动因,后一事件结局或人物命运都是前一事件发生或人物活动的必然结果,就在这充满因果关系的情节中,构成了强烈的戏剧冲突,人物性格、形象也在各自的戏剧行动中自然地现出来,倾向性、戏剧性也随之产生。因此,观戏要纵向横向性联系,从孤立静止转向加速运转,观戏剧生活图画,综观剧中各式人物,深观戏剧深广的艺术映射。

“韩课”观戏在整体俯视之下,线索推进之中,立体指导学生观赏了周、鲁两个家庭,八个人物,前后三十年间复杂的纠葛,人物关系和人物活动,人物形象和人物命运。观赏时注意了前后钩联,前后照应,中间穿插,重点强点聚焦,纵横交错地观出了戏剧生活画面和社会风景师生交流对话,群策群力,组合归纳,众人拾柴火焰高,大家齐划开大船。

(2)“韩课”观出戏的戏剧性和人物形象。

“韩课”依据戏剧体类特征,戏剧知识随学习活动加以运用,充分发挥知识的力量和教示作用,指导学生观《雷雨》的戏剧性情节和剧中鲜明的人物形象

①知识就是力量:“闭锁式”结构赏析戏剧情节和冲突

《雷雨》采用了“闭锁式”结构方式,“闭锁式”结构的特点是把有长度的人物故事,取其高潮和结局部分,放在舞台画框内表演,而这个人物故事的开端和发展,则用回顾的方式随着剧情的发展逐步交代出来,又被称为“回顾式”或“终局式”。

“韩课”以“周”字为线索梳理情节,从人物命运结局出发,从后果的猝然爆发中梳理复杂的前因,将现在和过去发生的事件从交织交叉中梳理出来,把三十年的旧事和三十年后的现实统一在人物身上,周鲁两家八人复杂的矛盾冲突和人事纠葛从相互叠印中被解剖开来,集中发生于周公馆的客厅和鲁贵家中的事件,浓缩在早晨至半夜二十四小时之内的故事在各个人物命运阐述中被牵连出来,形成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教学效果,学生观出了《雷雨》剧本情节充满戏剧性和传奇色彩的,悬念迭起扣人心弦的深入到《雷雨》相当广阔、相当悠长的悲剧故事当中。

②知识就是教示:利用“艺术手段”赏析人物形象。

戏剧塑造人物形象首先通过人物的动作和语言来塑造,其次善于采用烘云托月强烈对比等艺术手段来进行。“韩课”赏析人物形象时善于发挥知识的教示作用,实现知识的随文教学,充分利用戏剧艺术手段赏析剧中人物形象

如“父子周旋”一节鉴赏周朴园形象。

首先,“韩课”重视对人物的语言品味和动作揣摩。

父子三人相聚,各自用语言动作展现着独特形象。周朴园:那你就叫他进来吧。等一等,叫人到楼上请大少爷下来,我有话问他。周萍来到饭厅上,他想退回去,周朴园说——:不要走,萍儿。周萍说:是,爸爸。周朴园:萍儿,你站在这儿……周朴园最后一句话(对鲁大海):你这么只凭意气是不能交涉事情的。周朴园对鲁大海的六次问询:你叫什么名字?你有什么事吧?那么,那三个代表呢?他们没有告诉你旁的事情么?你以为你们那些代表们,那些领袖们都可靠吗?矿上的工人已经在昨天早上复工,你当代表的反而不知道么?周朴园拿出两个文件等。

“韩课”让学生多次朗读反复品味,交流讨论父子三人的语言动作,体味出周朴园“从容镇定、胸有成竹、游刃有余、沉稳老辣”的气度。

其次,“韩课”抓住戏剧塑造人物艺术手段鉴赏人物。

周朴园让周萍下楼学招,学习怎么做父亲怎么做董事长;周朴园对鲁大海的谆谆教诲,苦口婆心,逗弄玩耍鲁大海,让鲁大海一步步表现出窘态,让狼狈周章。

“韩课”利用戏剧塑造人物的艺术手段,并发挥其鉴赏人物的教示作用指导学生观赏剧中人物形象。鲁大海和周萍对写周朴园起到了烘云托月、强烈对比的作用,三人在剧中相互对比映衬,相得益彰,各自的性格交相辉映,充分展现“韩课”教学潜移默化,不是死教知识,而是发挥知识的教示作用,使学生在观察人物形象时理解上升到了一个新的境界。

(二)剧本是韩课引导学生解读文本

郭沫若称赞《雷雨》确是难得的优秀力作。《雷雨》最大程度地遵循着形象思维的美学原则,展现着重故事、重性格、重内心世界的的揭示剧中人物可现的外部动作语言体现着不可现的内心动作和心理,剖析人物灵魂的奥秘,有限的时空中,表现广阔人生深邃主题。自《雷雨》创作至今,历经多元解读,创作者曹禺也在不同时代做过有跨越的两次阐述,解读剧本,需拨开重重迷雾,追寻真谛。

(1)“韩课”追求解读的审美复归和文本意识。

①知人论世,以意逆志:剧本解读的审美复归。

“韩课”《雷雨》解读从剧作者创作感受出发,从创作者“《雷雨》对我是个诱惑。与《雷雨》俱来的情绪蕴成我对宇宙间许多神秘事物一种不可言喻的憧憬。《雷雨》可以说是我‘蛮性’的遗留,我如原始的祖先们对那些不可理解的现象睁大了眼睛。……情感上《雷雨》所象征的对我是一种神秘的吸引,一种抓住我心灵的魔。”4阐述出发,“韩课”强调拂去社会学、政治学解释的尘埃,借曹禺本来的创作初衷,诠释全剧“韩课”商讨式认为“神秘”可能是这部剧的一个核心,或者作者写作的一个原点。这遵循了“知人论世、以意逆志”的解读原则,了解作者,结合作者剧本创作的背景,以作者创作之志,还原逆推探讨剧本作品之意。

韩军老师说:“我特别强调《雷雨》的‘神秘’,不是让同学们接受一种‘神秘’主义的世界观、价值观,而仅仅是从文学的‘神秘’主义的审美观上去欣赏这部剧。”此话诚然,高尔基说:“剧本,是文学的最困难的一种形式。”5,戏剧具有高层次的美学追求,戏剧是一种不太自然的文体。戏剧家洪深说:“戏剧不能仅仅有技术而无意义。”6《雷雨》绝不是粗劣简单配合政治运动的宣传剧,“韩课”解读方式的选择,拂去社会学、政治学的尘埃,知人论世,以意逆志,概括主旨,终抵“神秘”是一种高层次的审美复归式解读。

②文本为,事实为据:剧本解读的文本意识

有效的文本解读在确立了解读核心和原点之后,必当紧扣文本,以文本为基础,以事实为根据,详加验证,理圆必须事证,事实是证明真理的唯一标准。

神秘之一是周朴园犯了两桩大罪,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神秘之二是四风发下毒誓,触电而死;神秘之三,周朴园发的是断子绝孙的昧心财,三个儿子,两个死了,一个下落不明;神秘之四周朴园和周萍子与父一样残酷,虚伪,做坏事,子是父的影子,罪行与惩罚在父子身上循环、“周期性”复发;鲁侍萍的报应,四风的惨死;五组应验式的重逢和兑现;生命的怪圈,生命的枷锁等等。

“韩课”以文本为基础,以事实为根据,详细梳理了故事情节,在固定空间和距离,有限的时间局限中自由寻找事实,分析人物形象,思索人物命运,探讨作品主旨。戏剧是写人的,人是生活的,生活是命运的,“韩课”探究强烈的因果循环、因果关系,创造动人心魄的戏剧冲突,折射出的强大的艺术力量和人生意义。

(2)“韩课”解读结果:《雷雨》的悲剧性神秘性,人要有悲悯情怀和谦卑、敬畏意识

“韩课”解读出《雷雨》是一出悲剧

剧中人都有着悲惨的命运结局。鲁侍萍是一株浮萍,是无根的人;四风应验毒誓,触电而死;周萍开枪自尽,周冲触电而亡,鲁大海不知流落何处;繁漪是永不平静的水,是涤荡一切的雷电,她具有最强的渴望和最深的苦痛,最后发疯了;周朴园家破人亡,他守着发疯的女人将孤老终身……

“韩课”解读出《雷雨》是神秘悲剧

每个人都生活在生命的怪圈之中,都被生命的枷锁紧紧锁住,背负着生命的十字架,一切都在毁灭之中,“人类即使能存活50亿年,但50亿年后太阳会毁灭,世界末日降临,但是‘天’‘大自然’‘宇宙’永恒。”

“韩课”主张用悲悯眼俯视剧中的人物,人要有谦卑、敬畏意识。

悲悯两千多个工人,悲悯鲁侍萍,悲悯四风及其肚中的孩子,悲悯繁漪,悲悯周萍、周冲、鲁大海甚至鲁贵,如果能够悲悯罪人周朴园,我们的心胸就博大了!对待天、大自然、宇宙,人类应该有一种谦卑敬畏的态度。

(三)“韩课”“观戏与解文”相统一的教学形态。

早稻田大学教授、戏剧理论家河竹登志夫这样定义戏剧:“戏剧是一种凭借人的形体,即在‘演员、剧本、观众、剧场’这‘四次元’世界实现戏剧性,通过视觉和听觉来感染人的能动艺术。”7戏剧的本质特征要求课堂教学要实现“观戏与解文”教学形态的统一。剧本有戏,“韩课”指导学生课堂观戏剧本文,“韩课”引导学生解读文本“韩课”注重剧本整体,观赏线索,纵向横向相结合,指导学生观赏了剧中人物之间关系所引发的一系列生活事件组合,品味了主要人物的动作语言的刻画分析了主要人物性格特征,感受到剧本强烈矛盾冲突;解文结合作者创作感受和创作背景,紧扣文本,详加验证,解文深入人物心理内核,直抵现实深处,追寻社会本质。解文以观戏为基础,融于观戏之中,观戏以解文为深化,在解文中深入观戏,观戏中深刻解文“韩课”呈现的“观戏与解文”相统一的教学形态戏剧教学行动研究的方向。

发表评论